当前位置:主页 > 大丰收心水论坛 >

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坠楼轻生谁的错?校方最新回应……

发布时间:2019-09-10   浏览次数:

  9月2日上午,我校计算机学院2016级专业硕士生陈某某坠楼身亡,警方初步判定为高空坠落(已排除他杀)。对于该同学的离世,学校深感悲痛和惋惜,并对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事发后,学校立即成立工作专班,目前正全力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积极处理善后事宜。

  针对网传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2016级硕士研究生陈泽民跳楼自杀一事,9月4日下午,华中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外宣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校方对此非常悲痛和惋惜,学校目前正全力配合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并协助涉事学生家属处理善后事宜。

  9月3日晚,陈泽民妹妹陈泽安(化名)称,事情发生后,9月2日,她和父母赶到学校处理后续事宜,3日,他们与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相关领导沟通,陈泽民遗体已被校方送至殡仪馆。

  9月4日,一封题为《狗血的研究生生涯》的遗书将华中科技大学送上热搜。遗书长达7页,记录了该研究生在校的点点滴滴。

  陈泽民在7页遗书上,记录了他从入学到彻底绝望的全过程。窮멍攣경잉룡괩錦릿삯能돨離봤렘랬裂寧앎角,他表示,从2016年8月29日入学起,一直到2016年9月7日,他才第一次见到研究生导师徐海银。

  陈泽民表示,在第一次见到徐老师时,徐老师便介绍他去同学的公司工作。陈泽民称徐老师给出的理由是:那边想吸纳研究生进入,你也可以赚一些生活费回来。

  就这样,陈泽民在遗书中称,自己来到了北京英迪致远有限公司武汉分部(以下简称公司)工作。

  陈泽民在遗书中提及的另一位老师名为石柯,他说没见到徐老师之前一直是石老师带,之前的学生都说石老师挺好的……

  陈泽民记录,2016年9月11日,在他去公司上班前一天,他和石老师讲了这件事,但是石老师立马变了脸给徐老师打电话,他一脸怒气地和我说,不用你管,回去吧。

  陈泽民称此事至此就没了下文,一直到第一学年奖学金评定。陈泽民记录,9月22日当天,法院已经立案并将我的诉状送至被告后发现诉状中举证的日期错了例   ,石老师将学生们叫到办公室:我不记得你们入学成绩是怎么样……陈泽民三等奖学金(4000元),其余同学二等奖学金(8000元)

  陈泽民表示,公司的人让他办了银行卡,说会给他发点补助,后来他收到了2个月的补助,共计600元。

  据陈泽民遗书记录,真正让他崩溃的是,大家陆续拿到了各个公司的offer,唯独他没有。陈泽民称为了迎接学校论文和校招,后来他便申请了不去公司。徐老师表示:既然不去公司,那就专心做论文……就这样,他一面要交论文定期书面汇报,一面又要参加校招的笔试、面试等。

  后来陈泽民转组到石老师那里,但一直在听别人找到工作,陈泽民称:失落到了极点。

  在遗书末尾,陈泽民表示,导师徐老师除了自己利益相关的事,一概不怎么上心在校招季,逼迫我做论文,以免不能如期毕业影响到他,而石老师则是因没和他做项目,影响了他的赚钱大计……

  目前,陈泽民遗书中的种种细节未得到完全确认,他用7页遗书记录下在华中科技大学读研的全程,其中一句跟人说谁会在意?……华科计算机就业率很高,没找到工作是什么处境?让人心酸。

  研究生跳楼的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其实大家早已经司空见惯,甚至有些麻木。但是为什么研究生跳楼的事情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频频发生呢?

  所有的悲剧的发生,都有着类似的一面。中国的研究生制度一直是导师负责制,无论导师好与坏,学生都没有选择的权利。老师控制着学生的毕业,就如同把握着学生的命脉一样,如果一个老师品德比较恶劣,就比如厦门大学的博导吴春明,武汉理工大学的导师王攀一样,甚至是上文提到的实验室负责人就会利用毕业这件事情反复威胁自己的学生,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们从这些新闻发现, 跳楼的研究生一般都是身出寒门,研究生生涯是他们实现梦想和走向未来生活的关键时间点。通过几年的研究生教育,寒门学子可以找到一份工资不菲的工作,足以改变命运。但是如果这几年在老师的欺压下,甚至拿不到学位。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退路的,背负着沉重思想压力的他们,有时候会走向极端!

  研究生跳楼屡见不鲜,这说明这已经是一个需要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了!造成这一事件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首先导师队伍需要整顿,研究生跳楼的来源大多来自导师。这些导师往往行为思想极为恶劣。作为教师不主攻教书育人,反而鱼肉研究生,让研究生成为自己赚钱的工具,甚至向研究生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导师通过毕业工作等要挟甚至威胁研究生,而使得研究生往往处于的地位,无处反抗。导师的政治品德和专业技术知识必须过硬才能成为导师,不合格的导师必须要清除出队伍,不能成为害群之马。

  其次培养研究生的制度也存在问题,目前是导师负责制,是导师唱独角戏,导师的一言堂。学校和学院必须也要参与进来,能够有地方监督导师,有人牵制导师,更加合心合力的完成研究生的培养。研究生是大多都参与过中国的科研项目,是中国发展的栋梁之才,必须要让研究生的培养制度更加完善。

  关于大家争论的焦点:在这场悲剧中到底是陈同学本人的责任更重,还是导师的责任更重;

  重点是:陈同学的学业困境和心理问题并不是突然出现的,其间经历了至少一年的恶化和发展。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包括导师、同学、在公司上班的同事、室友、家人、以前的朋友......

  以陈同学几年前和老师吃过一顿饭,在哪吃的都记得一清二楚的风格(我感觉他应该有平时记日记的习惯):

  陈同学的学业情况并不像他自己理解的那样绝望,直到他决定跳下去之前,他也并不是没有退路。

  他的沉重心理压力相当一部分是源于缺乏经验、误解和眼界限制,自己给自己背上的。

  如果在求学路上能有个人耐心聆听他的心路历程,给他分析其中的利害,在最黑暗的时候帮他一把,他很可能不至于走上轻生的绝路。

  只有极少数高校会为学生组织定期的心理监测,学生心理出现问题急需帮助时也很难从学校方面获得。

  也有石柯老师当年的学生发言,讲述他们眼里的石老师(篇幅较长,节选了一部分,可以在知乎上看到全文):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byg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小姐高手| 开奖结果| 大红鹰心水论坛网址| 118图库| 4676开奖快报| 现场报码室| 神算天师| 财神爷心水| 管家婆| 香港惠泽社群| 牛魔王管家婆彩图| 生财有道| 盛杰堂高手之家| 香港马会白小姐| 管家婆|